联系方式

  • QQ:99515681
  • 邮箱:99515681@qq.com
  • 工作时间:8:00-23:00
  • 微信:codinghelp

您当前位置:首页 >> 代写Essay代写Essay

日期:2020-10-28 10:26

香港文学界某些人对我的攻讦, 一点也不亚于台湾文坛 (参见《台湾文坛对大陆“双古”的批判述评》, 《世界华文学论坛, 2019年第1期》) , 如1996年2月出版的《华夏诗报》报道“省港澳作家联谊会”上, 有人“揭露”我拿了3万港元为香港诗人王一桃写赏析, 其实不说3万元就是连30元都没有拿过, 但拿了300本书, 只是以书代酬而已, 这可以当年《写作》和《诗潮》等杂志所刊登的卖书广告为证。现在看来, 这个“谣言”一点也不“现代”。我就是拿了3万元, 作为稿酬又何罪之有?但当时不这样看, 认为是富得流油的香港诗人在向穷得叮当响的内地学者行贿, 这显然有瞧不起内地人的意思。

再如以“伟才”自居的香港文评家冯伟才于2019年3月的其文中说:“昨天分享了台湾《天下杂志》有关其文中的‘论文‘和’研讨会‘的怪圈。其实, 在内地的情况更为严重。不但如此, 有些内地‘学者’与香港‘交换利益’的情形, 内行人一眼就看出。这里说一下我的经历———虽然发生在20多年前, 但今天情况依旧。内地‘学者’古远清写了一本所谓的《香港当代文学批评史》。此书未出版时有我的一章, 作者把初稿寄到《读书人》给我, 我没答理他, 后来书出来了, 我的那一部份分散到了不同章节, 虽然在开头引了我的文章来源, 但行文好像是他‘创作’似的 (见关于朱光潜部分) 。这种行为, 在学术界已视为抄袭或剽窃了 (第138-140页的文字, 大部份抄自我的文章) 。此种‘做学问’的方法, 相信也应用在其它……”。

冯氏这段话有7处值得推敲:1.拙著《香港当代文学批评史》于1997年由湖北教育出版社出版。冯氏对这本书颇不以为然, 特地加了“所谓的”的定语加以否定。可惜他没有展开论述, 还是听听前香港大学教授陈炳良在1998年9月出版的《香港书评》第1期发表的《谈谈〈香港当代文学批评史〉》所云:“古远清的《香港当代文学批评史》是一本很不错的书, 除了它是第一本讲述香港文学批评的书籍外, 它所用的资料相当广泛, 里面的论断也相当中肯。”曾敏之、黄维樑等学者也有类似的评价。2.冯伟才很可能没查原著, 而只根据他复印的《香港当代文学批评史》第138-140页进行评论, 其实在《香港当代文学批评史》第十六章设有《具有挑战精神的冯伟才》的专节, 并非他说的正式出书时没有设专节。另在《详批朱著〈文艺心理学〉所引发的争论》《星海文学座谈会》等章节中也谈到冯氏。3.“第138-140页的文字, 大部分抄自我的文章。”事实是我引用冯伟才的话都加了引号, 并在140页有两个注解注明出处, 其中注解2还特意声明“吸收了冯伟才的某些观点”。在书后581页附录的《本书主要参考书目》中, 又把冯书列出, 这能说是抄袭吗?4.冯说他当年不理我, 其实我到他的《读书人》编辑部, 他送了我多本《读书人》外, 还送了他的著作《文学·作家·社会》签名本, 并介绍该编辑部的一个女职员说是他的太太, 事后他还请我吃饭, 有当时的照片和签名本为证。5.本人之后再没有跟冯伟才联系过, 所谓与他“交换利益”, 仅吃了一顿快餐而已。尽管君子之交淡如水, 但《香港当代文学批评史》对他这位自学成才的评论家评价仍很高。6.冯氏两次谈到我时, 均把学者一词打上引号。我到底是不是学者, 学术界自有公论。7.内地学者研究香港文学有缺失, 欢迎批评, 但最好不要抱不屑一顾的傲慢态度。


版权所有:留学生作业网 2018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方式:QQ:99515681 电子信箱:99515681@qq.com
免责声明:本站部分内容从网络整理而来,只供参考!如有版权问题可联系本站删除。